演員表: 布袋戲演師: - 吳聲杰 (江一泉、水姑、林百瑞、趙玄郎(匡胤) / 唱 — 趙玄郎) - 陳思廷 (江闊嘴、阿甜) - 廖群瑋 (甘蔗、秀才、京娘 / 唱 — 秀才) - 林瑞騰 (金龍) 布袋戲助演:王祥亮、林凱翔 劇情大綱: 水底世界有幾隻悠遊自在的魚兒,一隻土虱,以及一個人體(江一泉)。土虱將人體叼到一個巨大的石頭上,並用身體壓著。老者闊嘴伯與兒童甘蔗出現在另一邊,甘蔗發現巨石上的人體,將土虱拉走之後,江一泉「甦醒」見到半年前落水亡故的甘蔗,赫然發現自己跟四周甘蔗、闊嘴伯、秀才水姑夫妻倆一樣,已經成了水鬼。 巨石其實是闊嘴伯救人的功德碑,原本已經獲得積分九成九,即將得到城隍爺獲准離開,但積分相關資訊消失,闊嘴伯開始怪罪甘蔗,秀才推論阿泉到來之後發生,問題在於阿泉失去落水的記憶,闊嘴伯想要救阿泉也不知從何著手,於是眾水鬼一起調查。 在調查過程中,甘蔗跑回家看到媽媽阿甜傷心的樣子,為了避免媽媽睹物思人就把自己以前編給媽媽的草環偷偷拿走,帶到水底,闊嘴伯斥責甘蔗影響人世,犯了大忌。另外阿泉有片段記憶是布袋戲團團主林百瑞演出的戲,而甘蔗落水當天也是為了看阿瑞叔叔演布袋戲,所以眾水鬼決定要請戲:請林百瑞演出《玄郎收妖+千里送京娘》的戲碼,協助阿泉恢復記憶。

觀戲:臺北木偶劇團《水鬼請戲》
觀戲:臺北木偶劇團《水鬼請戲》
水鬼請戲宣傳圖,引用自臺灣戲曲中心節目網頁

演員表:

布袋戲演師:
- 吳聲杰 (江一泉、水姑、林百瑞、趙玄郎(匡胤) / 唱 — 趙玄郎)
- 陳思廷 (江闊嘴、阿甜)
- 廖群瑋 (甘蔗、秀才、京娘 / 唱 — 秀才)
- 林瑞騰 (金龍)
布袋戲助演:王祥亮、林凱翔

劇情大綱:

  1. 水底世界有幾隻悠遊自在的魚兒,一隻土虱,以及一個人體(江一泉)。土虱將人體叼到一個巨大的石頭上,並用身體壓著。老者闊嘴伯與兒童甘蔗出現在另一邊,甘蔗發現巨石上的人體,將土虱拉走之後,江一泉「甦醒」見到半年前落水亡故的甘蔗,赫然發現自己跟四周甘蔗、闊嘴伯、秀才水姑夫妻倆一樣,已經成了水鬼。
  2. 巨石其實是闊嘴伯救人的功德碑,原本已經獲得積分九成九,即將得到城隍爺獲准離開,但積分相關資訊消失,闊嘴伯開始怪罪甘蔗,秀才推論阿泉到來之後發生,問題在於阿泉失去落水的記憶,闊嘴伯想要救阿泉也不知從何著手,於是眾水鬼一起調查。
  3. 在調查過程中,甘蔗跑回家看到媽媽阿甜傷心的樣子,為了避免媽媽睹物思人就把自己以前編給媽媽的草環偷偷拿走,帶到水底,闊嘴伯斥責甘蔗影響人世,犯了大忌。另外阿泉有片段記憶是布袋戲團團主林百瑞演出的戲,而甘蔗落水當天也是為了看阿瑞叔叔演布袋戲,所以眾水鬼決定要請戲:請林百瑞演出《玄郎收妖+千里送京娘》的戲碼,協助阿泉恢復記憶。
  4. 戲中戲:《玄郎收(魚)妖+千里送京娘》
  5. 布袋戲演到一半,正是京娘再次對趙玄郎表達愛慕之意時,甘蔗看得過於入迷,竟介入操控偶師們的動作讓劇情變成自己期望的樣子,此時也讓布袋戲團的演師們驚覺不對勁,紛紛逃跑。無法演完的布袋戲也就無法完整喚回阿泉的記憶,所幸阿瑞在古籍中發現的戲文其實正是秀才寫的,但最後結局似乎沒有完成,水姑表示她其實有接手寫了結局,於是秀才與水姑打算上台將後續演完。
  6. 阿泉最終恢復記憶:想起自己幫酌婦清子趕走騷擾她的客人,甚至籌錢買了船票想讓清子回去日本避開有權勢客人的報復,清子則送了一支雕有櫻花的木梳給阿泉,並問阿泉是否為惜花之人?阿泉認為人生在世首重名聲,不希望世人誤會清子,便拒絕清子的表白,但謠言早已滿天飛,於是阿泉輕生。但在看過完整《玄郎千里送京娘》之後,阿泉知道自己與戲中堅持不娶京娘的趙玄郎不同,應該直接面對自己喜歡清子的心意,如實面對內心救贖了自己,於是獲得還陽的機會。
  7. 阿泉還陽後,闊嘴伯的功德碑恢復顯示,但仍是九成九的積分,似乎城隍不承認阿泉算是闊嘴伯所累積的功德,在眾水鬼關心之下,闊嘴伯承認在世時是酒鬼,曾經偷了城隍香油錢去買醉,於是被罰,坦承之後也救贖了自己於是功德圓滿。另一方面,疼愛甘蔗的百瑞叔叔後來勸回演師們將布袋戲演完,而阿甜也在水邊對甘蔗喊話說走自己該走的路。

觀後感:

A. 開場不久的水底世界(劇情大綱1)燈光設計讓觀眾好像也坐在水底,很特別。之後也有幾次搭配劇情需要讓觀眾席上方有特殊效果的打燈,別具巧思。水族們的游動,金龍的飛翔,都足夠生動可愛。

B. 音樂的部分簡直北管曲牌大串連,「不是路」、「反緊中慢」、「哭相思」、「耍孩兒」等等……(請原諒我記性差記不住,這裡有寫的應該不到一半,好想拿到完整的牌子清單,並且都找來聽一聽)。

C. 藉由戲中戲去對照「京娘-玄郎」與「清子-阿泉」兩組,我個人很喜歡。看戲的感悟有時不一定是直接仿效戲中人物或劇情演變,透過戲中人物或劇情省思自己然後直面內心,也是看戲的好處之一。

D. 少部分段落結合了皮影戲,甚至也有將布袋戲投影仿皮影戲的部分,再加上戲中戲的段落在舞台視覺上有近景中景遠景,分別是看戲的水鬼們、戲中戲的舞台、以及內心成像,甚至,例如金龍也有大小兩個版本,層次非常分明。

E. 日治時期的鹿崛溝水鬼傳說/大林阿彌陀佛碑 [維基百科] 經過改編,無論過程與結局都變得比較正面。另外,這也是臺北木偶劇團在《白賊燈猴天借膽》之後再次從台灣本土傳說加以改編的劇本,期待未來越來越多這方面的創新。

參考鏈結:

製作團隊

製 作 人|林永志
導 演|伍姍姍
編 劇|周玉軒
漢文顧問|洪澤南
行政總監|謝琼崎
舞臺設計|林昭安
音樂設計|林永志
服裝設計|林俞伶
偶頭設計|吳聲杰
視覺設計|林羅伯
燈光設計|陳為安
技術統籌|陳為設計
製作經理|楊舒涵
行 政|鄭琬如
舞台監督|官家如
排練助理|劉士聞
布袋戲演師|吳聲杰、陳思廷、廖群瑋、林瑞騰
布袋戲助演|王祥亮、林凱翔

投 影|林羅伯

樂師
司鼓|林永志、鑼鈔|林璟丞、主弦|劉士聞 、唱曲、洋琴、通鼓|謝琼崎、 唱曲、空靈鼓、嗩吶|林宸弘、二手弦|張慈欣、三弦|林庭吟、琵琶|謝文彬、 笛子|周于甄、何曜冬、胡琴|潘晉煒、胡愛彤、阮|林秋彤、OS 合唱|鄭湘蓁、 蔡宜珊

技術人員|王文明、陳佩萱、汪玄昱、吳明璋、蘇志祥

本文同步發表於Vocus

--

--

演員表: 曲之先:許淑慧+楊智博=雲鬼+泥鬼 (兩位同時也是樂師,但我沒能分清楚哪位擔任雲鬼哪位又是泥鬼所以直接一起寫著…) 曲之一:霞姊=施璧玉、岱玲=劉毓真、幽魂=馮文星 曲之二:若群=劉毓真、筱今=施璧玉 曲之三:江瑀=馮文星 故事大綱: 開場時,雲鬼與泥鬼聊到他們受困於花園,打算前往西島收集七樣寶物以便尋求脫困之道,但是要到哪裡尋寶呢?他們先從打聽奇聞軼事開始…. 曲之一: 霞姊在整理店面,岱玲來訪,說到有位金飾老師傅的後代賣出了一批家傳的首飾,立刻就來讓霞姊挑選。霞姊拿起一個金手鐲來檢視,但立刻湧現許多思緒,旁若無人地花了許多時間自言自語,直到岱玲叫喚。霞姊認為這金手鐲很適合給兒子做為結婚聘禮,決定要買,不過岱玲似乎沒料到霞姊會挑這個,於是一方不想割愛一方積極爭取,最後霞姊根據岱玲開價再加碼成討喜數字成交,但霞姊店裡現金不足,雙方約好翌日取錢。岱玲離去,霞姊再度拿起金手鐲,但沒多久岱玲就又回來找霞姊。難道是岱玲反悔要取消交易嗎?不,原來早已經過一日!岱玲正是來取錢的!但岱玲離開後霞姊一直拿著金手鐲在自言自語啊,哪來的時間去準備現金!霞姊驚慌中手往口袋一摸,竟然有一個紅包袋,裡頭正是費用!岱玲收款後立刻離去,但繞了一下子之後又轉回來,要跟霞姊收取說好的費用!霞姊表示已經給了,但手一摸卻又發現紅包袋「仍然在」口袋中!?於是「又」給了一次。岱玲離開,轉了一下子又來…但這次不是來收錢的XD。霞姊經歷一連串怪事已經頭昏腦脹,沒想到,透過金手鐲看到一個幽魂直直向自己走來,又面向自己倒退著離開。

觀戲:拾念劇集《金銀鐲》
觀戲:拾念劇集《金銀鐲》
金銀鐲宣傳圖,引用自臺灣戲曲中心節目網頁

演員表:

曲之先:許淑慧+楊智博=雲鬼+泥鬼
(兩位同時也是樂師,但我沒能分清楚哪位擔任雲鬼哪位又是泥鬼所以直接一起寫著…)
曲之一:霞姊=施璧玉、岱玲=劉毓真、幽魂=馮文星
曲之二:若群=劉毓真、筱今=施璧玉
曲之三:江瑀=馮文星

故事大綱:

開場時,雲鬼與泥鬼聊到他們受困於花園,打算前往西島收集七樣寶物以便尋求脫困之道,但是要到哪裡尋寶呢?他們先從打聽奇聞軼事開始….

曲之一:

霞姊在整理店面,岱玲來訪,說到有位金飾老師傅的後代賣出了一批家傳的首飾,立刻就來讓霞姊挑選。霞姊拿起一個金手鐲來檢視,但立刻湧現許多思緒,旁若無人地花了許多時間自言自語,直到岱玲叫喚。霞姊認為這金手鐲很適合給兒子做為結婚聘禮,決定要買,不過岱玲似乎沒料到霞姊會挑這個,於是一方不想割愛一方積極爭取,最後霞姊根據岱玲開價再加碼成討喜數字成交,但霞姊店裡現金不足,雙方約好翌日取錢。岱玲離去,霞姊再度拿起金手鐲,但沒多久岱玲就又回來找霞姊。難道是岱玲反悔要取消交易嗎?不,原來早已經過一日!岱玲正是來取錢的!但岱玲離開後霞姊一直拿著金手鐲在自言自語啊,哪來的時間去準備現金!霞姊驚慌中手往口袋一摸,竟然有一個紅包袋,裡頭正是費用!岱玲收款後立刻離去,但繞了一下子之後又轉回來,要跟霞姊收取說好的費用!霞姊表示已經給了,但手一摸卻又發現紅包袋「仍然在」口袋中!?於是「又」給了一次。岱玲離開,轉了一下子又來…但這次不是來收錢的XD。霞姊經歷一連串怪事已經頭昏腦脹,沒想到,透過金手鐲看到一個幽魂直直向自己走來,又面向自己倒退著離開。

曲之二:

公園裡,若群在長凳附近似乎在等人。筱今邊走邊使用手機,還生氣地罵渣男,不小心撞到了若群。筱今道歉,兩人有了交談的契機,互相說起有很長一段時間偶爾會看到彼此,但都不想打擾對方而從未交談。一聊之後才發現,兩人都在等,若群在等一個跟她約在公園這裡,並表示有重要事情要說的青梅竹馬,筱今則是在等一個渣男,等了許久只等到手機裡的一則簡訊。若群好奇手機,筱今則說若群的裝扮未免太老氣復古,並奉勸若群不要浪費青春在渣男身上。若群也好奇何謂渣男?並說起自己的經歷,她在等的青梅竹馬小時候至親在眼前過世卻無能為力,便以醫生為職志,雖然刻苦但仍考上醫學院最終如願成為醫生,跟她約好晚上見面談要事,卻在當天傍晚就失蹤。而另一位也是青梅竹馬從小照顧她兩人的大哥哥,則一直勸她不要繼續等,應該嫁給他。筱今越聽越覺得好像是阿公阿媽時代的故事,若群拿起手上當天的報紙對照,才知道筱今跟自己其實分屬不同時間只是恰好在同一空間相遇…

曲之三:

男子想起意中人,似乎不知道過了多久,希望她過得好。原來,男子名叫江瑀,是個醫生,某日下班本來要去跟金飾師傅拿取訂做的金手鐲作為求婚禮物,卻在走出醫院大門時就被押上吉普車,進了監獄被審訊。但審訊的問題都是要他承認沒有做過的事情,既然沒做過便無法認罪,於是就被百般刑求。後來,審問者說出自己不為外人所知僅有青梅竹馬們知道的小名,江瑀至此對於發生了什麼事情開始有了頭緒…

觀後感:

A. 因為整齣戲應該是系列作品的序章,單看這齣雖然有「突然就結束」的感覺,例如:說好的七寶呢?又如:《金銀鐲》三段故事好像跟「金手鐲」有關,但「銀」的部分呢?但整體來說,無論是音樂或表演都相當精彩感人,非常期待後續的一系列故事。

B. 樂師們同時也是雲鬼跟泥鬼,其實很類似說書人的角色,為觀眾帶出整齣戲背後的設定。而演員們在不同「曲」之間也幾乎是扮演不同角色,可以欣賞到快速轉換的演技。

C. 曲之三是馮文星獨角戲,不但嘴巴要講台詞甚至要唱南管,而身體也要呈現出被刑求被拖行的效果,甚至要後空翻。這段表演真的很厲害。

D. 南管我完全不懂,只有在網路上零星看過一些片段,不過看了 《金銀鐲》之後大幅增加了對於南管的興趣,若有機會我很願意多聽多看一些更傳統的南管作品。

E. 曲之一、二、三乍看之下是不同時空不同人物的故事,但是最後透過江瑀的金手鐲串起來了。江瑀的名字與蔭生這個小名是否各自有其含義?江瑀將於今晚向若群求婚,將於傍晚被押上吉普車…蔭生是否暗示江瑀本身是白色恐怖受難者,而他的上一代更是二二八受難者?

F. 設定上桔梗花似乎是關鍵,歌詞中也出現幾次,事後查了一下它的花語有雙重意義:既是永恆的愛也是無望的愛,用在因為白色恐怖而分離的戀人之間是滿貼切的,不過在我不知道花語的情況下,貧乏的聯想力只想到高橋留美子的《犬夜叉》的巫女桔梗,以及桔梗轉世為日暮籬透過食骨之井(舞台上的圓形區域)穿越時空。

G. 我看的場次有發生小意外,萬幸除了幾秒鐘的驚嚇,並沒有任何人受傷。差約十公分就會被東西砸到的施璧玉,以及對戲的劉毓真,幾秒後就拉回來繼續演出,既專業也敬業。[拾念的臉書貼文]

H. 舞台與燈光設計也非常好看,不囉唆直接欣賞官方公佈的照片:

--

--

珂拉琪的《MEmento·MORI》專輯就像是沒有錄影畫面可以看的音樂劇或廣播劇,編曲中的背景聲音或「聲景」拼貼都具有引導氛圍的功能,例如〈TALACOWA〉有幾段鼓的部分就直接帶出軍隊行進曲的感覺。不過由於我自己先前花較多時間在整理台語歌,本文僅針對圖解更新之處稍加說明。 專輯中四首台語歌所組成的劇本則應是「本篇 」:〈這該死的拘執佮愛〉、〈葬予規路火烌猶在〉、〈萬千花蕊慈母悲哀〉,以及「外傳」:〈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本篇 」又稱拘執三部曲,重點在講陽間的故事,外傳則是陰間部分。其中故事裡的角色characters包含了:具備全知視角的旁白C0、固執的C1、等人回家的C2、兩者的後代或家族晚輩C3,以及在〈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才會有台詞可說的火神C4。其中C0到C3的角色,在2020年十月底拙作〈我聽我思我共感〉的附圖已經將歌詞用不同顏色(白/綠/紅/橘)加以區別,不過或許由於角色變換以及台語熟悉度的影響,我前一版的圖解似乎沒有完全達到協助讀者理解的目標……而且基於〈葬予〉Album ver.歌詞有再度修正(未敨的結、我想著、無聲無說),以及寫作〈聽歌:珂拉琪〈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時,發現的「新證據」也讓我對〈葬予〉後半歌詞是誰在發言產生稍微不同的看法,於是稍微更新了圖解,並特地將C0到C3的角色已更加明顯的方式標注在對應歌詞第一句,如下圖所示:

更新:珂拉琪《MEmento·MORI》台語歌之解析
更新:珂拉琪《MEmento·MORI》台語歌之解析

珂拉琪的《MEmento·MORI》專輯就像是沒有錄影畫面可以看的音樂劇或廣播劇,編曲中的背景聲音或「聲景」拼貼都具有引導氛圍的功能,例如〈TALACOWA〉有幾段鼓的部分就直接帶出軍隊行進曲的感覺。不過由於我自己先前花較多時間在整理台語歌,本文僅針對圖解更新之處稍加說明。

專輯中四首台語歌所組成的劇本則應是「本篇 」:〈這該死的拘執佮愛〉、〈葬予規路火烌猶在〉、〈萬千花蕊慈母悲哀〉,以及「外傳」:〈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本篇 」又稱拘執三部曲,重點在講陽間的故事,外傳則是陰間部分。其中故事裡的角色characters包含了:具備全知視角的旁白C0、固執的C1、等人回家的C2、兩者的後代或家族晚輩C3,以及在〈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才會有台詞可說的火神C4。其中C0到C3的角色,在2020年十月底拙作我聽我思我共感的附圖已經將歌詞用不同顏色(白/綠/紅/橘)加以區別,不過或許由於角色變換以及台語熟悉度的影響,我前一版的圖解似乎沒有完全達到協助讀者理解的目標……而且基於〈葬予〉Album ver.歌詞有再度修正(未敨的結、我想著、無聲無說),以及寫作〈聽歌:珂拉琪〈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時,發現的「新證據」也讓我對〈葬予〉後半歌詞是誰在發言產生稍微不同的看法,於是稍微更新了圖解,並特地將C0到C3的角色已更加明顯的方式標注在對應歌詞第一句,如下圖所示:

〈這該死的拘執佮愛〉、〈葬予規路火烌猶在〉、〈萬千花蕊慈母悲哀〉與〈傷心地獄芳花引魂〉的關聯

再補充說明一下,〈葬予〉鬼使火神那一小段的「過路陰司,毋是你的跡」(華語翻譯:你只是經過陰曹地府而已,你不屬於這個地方)這件事情無論是C2或C3都不可能自己確定的,只有全知的C0講出來才合理,但是2020年時還沒有〈傷心地獄芳花引魂〉,所以我當時是解讀成那是C2的願望於是在夢中也如此安慰C1。「有耳無喙,佇這个世界,美麗的你,好好讀冊」這四句,我的理解是C3半夢半醒、儀式夢境交錯中聽到的,當然很可能是夢中C1對著C3說,不過,也極有可能是C2平常就這樣對C3交代,甚至表示這是C1的期待,所以歌詞用藍綠色顯示,而標注的部分則是C1C2疊在一起。希望這些標注有比前一版更清楚易懂。

本文同步發表於Vocus

--

--

生與死、軀體與靈魂、消逝與存在、對立互斥或一體兩面,這些一直是古今往來許多藝術家與思想家持續探討的議題,有幸可以走進塩田千春女士設計與打造的場景裡,親身感受藝術家想要表達的體悟:

❝我的靈魂與身體同在。靈魂是否也將在我的身體死去之後消逝?靈魂可以挨著我的心多久?自從病魔復返,這兩年我一面構思展覽,一面用盡全力掙扎求生…❞

首先,這是應該要算是一篇炫耀文(欸),因為自從台灣疫情警戒升級之後,展覽場館有嚴格的留容限制人數,而像奈良美智與塩田千春這些國際上有口皆碑的藝術家,他們的展覽一票難求的程度自然而然變得難上加難,但總之經過幾回合雙週一次的瘋狂預約,我終於搶到名額,『要感謝的人太多那就謝天吧』。

從入口進去的第一個作品是〈去向何方〉,如果搭配導覽App的簡介就會知道:船的形狀象徵移動(有方向性,由船頭定義)或旅程,單一條線象徵關聯而一大堆線則可延伸象徵了形成結界,紅線黑線白線也各有進一步的意涵。此外,由於塩田千春的創作語彙相當穩定,在後續的作品如果能意識到這些設定,相對更容易進入狀況。

〈去向何方〉,攝於北美館展場。仔細觀察或者有聽導覽會知道作品中有「彩蛋」。

接著有一整個迴廊從塩田千春讀幼稚園的畫作開始,透過小型雕塑、照片或影片介紹至今為止的重要創作理念與作品,最值得注意的事件應該是塩田千春大學時期就發現油畫不足以表達自己所思所想,以至於後來大多透過行動藝術與裝置藝術來「發聲」。除了App中的導覽,各區字板上也有相當重要的補充,可以讓我這種門外漢更容易進入狀況。這區中我最喜歡的是〈Similarity類似性〉:

--

--

最近幾年讓我印象深刻的美術展覽,一個是《千年一問 — 鄭問故宮大展》,另一個就是《不朽的青春 — 臺灣美術再發現》了。展期結束當天,許多人表示希望已售罄的三刷圖錄能再刷,後來北師美術館團隊克服公部門種種困難,先是調查預購意願,後來則是真得啟動了募資。而預購募資在剛剛結束了,總計有:

1965+41+2*416+6*37+10*121=4270

冊的訂單:

預購總計4270冊。

而展期最後幾天湧入的大量人潮,也讓美術館決定在無法延長展期的情況下,最後幾天延後閉館(正常是傍晚六點閉館):

--

--